[翻译入口]

凯史第218次知识寻求者教学中文翻译

教学日期:2018-4-5

共2101次浏览

分享到:

字体调整: 底色:

凯史第218次知识寻求者教学中文翻译
218th Knowledge Seekers Workshop
教学日期:2018-4-5
字幕来源:Amara.org社区提供
翻译平台:kfcn翻译互助平台
平台管理:移动Agent
中文翻译:一步穿锣
  [宇宙委员会的成立]
  [宣传片开始]
  这是改变、前进,进入真正的宇宙的时代。这是去理解,我们用物质状态去实现对人的灵魂层面的理解。现在,你明白了,也许,为什么造物主以祂的名义派来各个信使,他们带来了耳朵,当弥赛亚来的时候,他们就可以教导灵魂和信息。不是去抗争,而是通过他们的理解,通过那些已经成为弥赛亚的人,从他们的灵魂中去给予,去提升。使这个工作变得更容易。学校就在那里,学生们也在那里。那么,所谓的“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就不会有任何斗争了。羔羊和狮子可以和平共处。基督徒和穆斯林可以在清真寺里共同祈祷,然后以他们灵魂的名义,筑起同一座教堂,而不是以宗教的名义,这被用来制造了太多的冲突,为了那些极度活跃的儿童的利益。这个时代已经来临,这是改变的时刻。如我所说:“我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如果你希望看到和平,那么和平之路已经铺就。它是集体意识的灵魂,籍由给予将会创造改变的位置。没有别的。人的灵魂里没有笔。我相信,一旦你进入宇宙共同体,你永远不会看到任何文字,只能看到存有灵魂场体的平衡。尽量保持足够的谦逊,不要因为你已经理解了,你已经掌握了这个能力,而变得自大和傲慢,否则,否则你就会在教堂和清真寺的老路上跌倒。这是我们所承诺的,也是我们所告诫的。我们必须理解灵魂的运作。我们必须明白,人的灵魂是宇宙中的星星。如果我们把人的灵魂比作星星,我们有许多人,有70亿人。那么地球就像一个有很多恒星的星系。当我们观察宇宙的深处,我们看到星系中有数百亿颗恒星。地球行星也是如此,有70亿颗美丽的星星,它们是人类的灵魂。携带着,有成千上万的动物、植物以及其他一切的灵魂。所以如果你看,当某个人看不到地球的物质性,以及它的内容,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看到一个星系,有那么多美丽的光,每一个都根据自身特定的强度和位置在闪烁。婴儿有美丽的灵魂,老人也有。对于那些非物质性的存有,他们看不到这个星球的物理维度,但他们能看到场体的强度,我们是密集的群星。人类种族,每个单一的灵魂,从远处看不见,哪个是渔夫的灵魂,哪个是宇宙学家的灵魂,哪个是总统的灵魂。它们都闪耀着,不论他们的肉体性。这是神奇的。这就是这个新科学要带给人类的东西。当我们透过我们的灵魂去看时,我们看到的只是其他灵魂的星星。这是突破,这是理解,所有这些教学都是关于,人类成熟,进入到下一个阶段,去了解深太空,宇宙是那些服务的灵魂的牡蛎,然后,人类准备进入太空。那么,人类已经准备好成为宇宙共同体的一部分,这是被承诺的。我从未向你许诺天堂,我一直向你保证,通过提升,人类可以加入入这个大家庭,现在,你有了钥匙。是你,必须打开这扇门去理解,“如果我能提升这些人或其他数以百万计的灵魂,那么这个星球上的肉体生命将发生变化,那么我就有资格成为宇宙大家庭的一员。去服务,去扩张。去成为宇宙生命循环中的一部分,我成为,并存在于整体的部分当中"当人类到达那个点,在人的灵魂强度中,一个新的维度将会出现,这超出了肉体生命的理解和想象。它是在一个新的维度开启新生命的大门,这超出了你的想象,你可能把它叫做"一个新的开始" "一个新的周期",这个循环携带着它自己,在宇宙和大宇宙中生命创造的起源。提升灵魂去服务,这是关键,而不是肉体生命的王权。这是正确的时间,是时候让人类去经历这个过程了。
  [宣传片结束]
  瑞克:欢迎大家来到218知识探索者教学。2018年4月5日,星期四。我是今天的主持人瑞克·克莱蒙德。我们将再次邀请凯史基金会的凯史先生,今天将是一个非常特别和激动人心的日子。凯史先生有一些特别的通告。我们今天会听到的令人兴奋的消息,我理解。这是真的吗,凯史先生?你今天准备好了吗?
  凯史:早上好,是的。早上好,像往常一样,无论你在何时何地收听知识探索者教学。是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也许我们有一些好消息,也有些坏消息,取决于你们坐在篱笆的哪一边。和往常一样,凯史基金会正走在进步的道路上。我们没有改变方向,坚定地改变人类的进程。在短时间内,你会看到越来越多。如果我们回到凯史基金会所做的,成为这个结构,独立的科研人员结构的一部分,我们已经证明了很多。你必须意识到,我和我们所有人所完成的。我们都是知识探索者。非常安静,非常一致。非常自豪。我陪你走过,去成为知识寻求者。寻求知识不仅仅是为了,做一种甘斯或者制做一个板子。寻求知识是鼓励和启发这个人开始自己去思考。很重要的是,甘斯,垫和其他东西,再次让你开始思考,“我能,我是有能力的。”“我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我可以独立判断”并且在写作中,独立研究科学是每个人的义务。我们必须,以一种非常细微但非常坚实的方式,我创造了人人参与的条件。年轻人,老人,男人,女人,科学家。生命和信仰的每一条道路都在进化。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巴哈伊教徒、佛教徒和其他。作为一名教师,我根据你们所有人的能力、根据你自己的知识和强度教学。我从一开始就说,“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智力学习这项技术。但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那就是,你们都很聪明,你们都一样。人的灵魂在智力上没有限制。它是为了引起你的兴趣,让你明白,我有灵魂。我是自己身体和命运的决策者。它不仅注定了我的物质身体的形状,还有我的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最有趣的,是,在许多方面,我承担了失败的所有责任,我的学生骄傲,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但是,在许多方面,我们都在发展事情和做事情上如愿以偿。我们首先做的一件事情,如果你回去,是利用很多,很多人对能量的渴求来引起他们的兴趣,如果你们还记得,我们从能量蓝图开始,就是磁引力能源装置(Magravs)系统。它带来了很多人,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许多人开始制作它,他们从中受益。很多人因此聚集在一起,理解了这项技术。从过去到现在,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我们把它们放在市场上,你制造它们,你去教学和其他一切。然后,我们聚集了更多的力量,人们开始理解更多。由于对能源的渴求,他们开始去了解这项技术。他们听说了这项技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教了很多,讨论了很多。与此同时,我们打开人们眼睛,让人们看到人的灵魂。任何教学的成功在于参与,而不是倾听。特别是科学的教学。你们很多人做了甘斯,很多人做了笔和其他的东西。但最终你要明白,你们都是创造者。在这种条件下,你可以创造一切。如果你还记得,在2012年,我把这个完整的知识的关键给了政府。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政府贪婪,没有任何分享。但是他们在背景中做了很多的研究。两年后,我为你们所有人公开了“钥匙”。很多人加入,很多人阅读,很多人做,很多人从中学习,许多政府开始着手做他们能做的,来发展它的不同方面。最大的难题出现了,当我们开始公开医疗应用时,当我们所有人都能从中受益时。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中的许多人学到了很多,关于你们自己以你们身体的行为。但是,通过公开专利使得许多人的哭喊,"你分享给政府而不是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给基金会制造了混乱。在这个过程中,它很好,因为它带来了很多进展,它带来了太空、能源、食物和农业方面以及这项技术的其他方面的研究的进展。现在如我所说,“我从来没有向你许诺过天堂,但我向你保证过我会带人去太空。”如果你注意到,从开始到现在,它一直是进入太空的模式,精英阶层可以负担得起。可以作弊,可以做任何事来获取这项知识。说他们比别人优越。我们已经看到了NASA行动的愚蠢,我们看到了俄罗斯太空项目的情报。我们通过美国的组织,太空组织,听到这个谎言,他们对我们撒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我们必须理解,他们在太空中做了什么,99%的都是我所说的,“明摆着的谎言”,去掩盖他们不能做到的事情,显示他们的优越性。最近我们看到,中国加入了太空计划。我们看到俄罗斯人,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是太空的领导者。美国人把一个杀人犯,我叫他,“地球上最邪恶的人之一。”他们把他任命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而那个项目,是带往世界末日道路的原因。冯·布劳恩我们知道他做了什么,结果是什么。俄罗斯人对这项科技的理解是最聪明的,他们在太空技术上发展得很快。我们看到最近伊朗人加入了大规模的太空计划,宇宙飞船计划和其他项目。印度人也不落后,他们正在尽他们最大的努力。但是,金融限制禁止他们走得更远。所以,太空已经成为少数能够拥有这个知识的人的游戏,然而,过去,我们对鸟类所做的,我们对待鸟类,我们所做的是,我们捕捉它们,我们从鸟身上获取能量,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消失。在我所做的事情当中,在我所教的和我所说的事情当中,我的思想很清楚。你们都知道,我们一直在向你们所有人传授太空技术。我向伊朗政府打开了科学之书,确切地说,就在十年前,当我与伊朗政府接触时,把空间技术带到伊朗,发射伊朗的宇宙飞船。十年来,我坐在边上观看,当这项知识被分享的时候,为了什么目的。我在德黑兰坐了三个星期,签署了一项协议,我的技术不能用来伤害任何人。伊朗总统阁下签署了这项协议。我们推出了这项技术。但让我难过的是,这项技术一直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其中的一小部分已经被俄罗斯人分享,他们扩展了它。中国人也分享了一点,这已经当面向我证实了。面对面地。他们为自己所得到的感到自豪和感激。我尊敬中国政府出于这个原因,我认为是时候改变了。在2012年,我们把专利和知识的钥匙交给政府,他们没有分享。当我们打开它的时候,我们都分享了。我们没有隐藏任何东西,我们变得更坚强,我们分享更多。尽管他们对我们发出了很多威胁,很多人反对我们。他们给我下毒,炸我的车。在比利时的公路上高速追逐和射击。所有这一切都变成了生命中最刺激的一部分。但是,就像我说的,“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清楚地分享了。”并且,为了这个目的,我们给了政府10年的时间来主导飞行。主导飞行的时间已经结束了。4月14日和15日,从今天起还有10天,我们将获得与健康和能源同样的专利。宇宙飞船蓝图日,将在那一天公布,在这两天里,我们和之前一样,我们公开太空的知识,部分我们知道,部分我们不知道。我们所有人开始飞行竞赛。现在,在太空中,我们成为我们生命的主宰。基金会将提供所有设施。你们每个人都能制造宇宙飞船。我们分享知识,而你也公开地与我们分享知识。这就是基金会的精神。我们在东部时间14日星期六10点开始,我们会观察每个角度。这个飞行不只是飞行。饿着肚子飞行不好。飞行而不知道如何创造能量,是不好的。飞翔,而不知道你会穿过什么位置,经历什么烦恼和痛苦,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这两天,我们甚至可以连续三天,将会是一场理解的汇集,这项科技的不同的方面,如何在太空中应用。然后,我们会在这两天里去某个地方,去到飞行系统。我们会看到它,这个结构是由凯史基金会的科学家们建造的。然后,它就变成了,你开始去比赛。现在,一个种族,一个国家,一个星球的政府,就是我们。而国家,也就是我所谓的“地方政府”。我们决定成为一个国家,并且,迅速发展,是我们所有人的责任。我们将打开所有的通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建造一艘宇宙飞船。这个系统给我们自由,是我们的选择。就像我们说的,“当有飓风时,每个人都得到避难所,找到生存的方法。”现在是时候了。我们不是说任何预言,我们是在履行诺言:人类在太空中的自由。从下星期六到星期天,你有两个选择:使用物理结构,飞机,能量系统,任何你看到的组合。向凯史基金会的大师们学习太空科技。或者,你们中那些懂得更多,理解更多的人,利用你的灵魂的空间,没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因为灵魂的清晰,是在宇宙中存在所需要的。那就是我们所说的,灵魂对人自己完全透明。下个星期六14号和15号,是时候,我们开始公开教授太空飞船项目的技术。你会看到,凯史基金会的科学家们,你们大部分人,你们所有人,都在哪个方向发展。我已经要求对我们全面的公开透明。所有方面。有团队在后台工作。如果你已经开发了这项技术,请联系凯史基金会。在屏幕上有一个链接。它说,“我们准备向人类开放太空。”2018年4月14日。“莫战(MOZHANS)日”。我们需要采取步骤来阻止世界各国政府,三个国家的政府已经计划这么去做了。通过打开太空这种方式,我们所说的,就实现了。这是一个承诺,一个深思熟虑的行为,去消除边界。那些会飞的人,那些创造了飞行条件的人,现在,政府必须接受,我们需要一个共同的基础,即宇宙的平衡。利用它,你需要6个月到12个月时间。我们将看到第一批离开这个星球的人。凯史基金会的团队在那里支持,并将公开透明。你必须明白,当你看到财富流入不同的国家,他们开始环绕这个星球旅行,我们所说的“大量”的人,过去几十年。我们将看到同样的结果。但最后,我们都回家了。我们不期望落下很多人,但我们预计会有很多游客。正如我们在20世纪70年代看到的,阿拉伯人在世界各地旅行。然后是日本人。然后,我们看到,所到之处都是日文。然后它又变成了另一个东西,现在是中国人,上帝知道。下一阶段将是整个人类到处旅行。通过教学,通过下个星期六的分享开始,我们看到了制定新的规章制度的需要。交通,国际旅行的条件。新条件是为了,真正地理解行为和操作,我们必须正确。正如我们在现代所看到的,当我们结束观光之旅,我们回家。我们走遍欧洲,从“埃菲尔铁塔”到“伦敦桥”。去罗马的“竞技场”,但是我们最后都会回家,这是一次愉快的旅行。我们看到了新的事物。下一站是南美。下次旅行,我们去看“非洲的野生生物”。这个人什么也没有改变。我们仍然这样做,但是下次我们是去看的,是火星,在另一个星系发生了什么,然后我们都回来。家是地球。我们必须明白,人类成熟的时刻已经到来。当,我们学会和平时,宇宙社区会向我们开放,将打开沟通的通道,然后我们将看到星系和宇宙,不是地球上的宇宙飞船,而是通过集体的宇宙飞船的条件和参数。所以,在很多方面,下星期六14号和15号星期天,是考试日,我们都需要毕业。我们有些人是随着集体毕业的。我们中的一些人,以特定的方式和条件毕业,为了我们。没有人应该因为“我做到了”而骄傲,因为,我们一起训练,我们互相教学。也就是说,“知识的傲慢应该被埋在这个星球的深海里。”我们不应该傲慢。我们应该完全共享。同时要明白,世界上大约10%的人口会对此感兴趣。其他人仍然想继续他们的生活。与妻子同在,与儿女同在,任然还去逛街角小店。有些人仍然会努力成为组织的首脑。还有一些人仍在努力,坚持自己的领导地位。但是,在某种程度上,通过下周条件的改变,这个星球运行的整个结构,进入地球委员会的手中。它将会前进,因为它可以替代为一个国家,是整体性的一个国家。我们会看到世界领导人,或多或少地,成为这个大机构的顾问,在凯史基金会的内部结构中,与宇宙委员会一样。我们建立了(凯史)币,它是这个项目完成的基石之一。我们给了它两三个星期的时间来安排,你会看到,这个币,将成为许多国家的储备货币。国家储备委员会即将到来。这是我们将会看到最好的东西之一,这是计划来推倒过去建力起来的城墙。当你可以瞬间从华盛顿到达墨西哥城的时候,建造的这些墙还有什么用处。正如他们说的,“我们中的许多人拿着一个锡平底锅,坐在华盛顿,白宫前。第二天我们去莫斯科看看那里有什么。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又从红场去看看美丽的中国。世界领导人必须行动起来,他们今天没有选择。只能打开大门,开始我们所谓的“一个统一的国家”。他们仍然忙于自己的计划,但是当你们中的很多人开始旅行时,它就会迫使你这样做,这就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通过拆除边界,来强制实现和平的条件。人类为防止人们穿过边境而人为地划定了界限。现在,人类已经变得不守规矩,因为现在边界只是这个星球的大气层,而不是这个星球上的假想线,这是他们已经决定的。他们已经改变了为了使自己富足而杀戮的条件。通过摧毁边界,我们所承诺的和平,将会到来。因为为了不存在的东西而斗争是没有用的。随着汇率的消亡,货币将崩溃,统一,要比别的更有价值。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推出一种币的原因。然后我们建立了地球委员会,作为一个地球的政府,货币是必不可少的。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建立了一个国家,它将带来和平。这是一种聪明的做法,而它已经做到了。我们有这个知识,我们有这种技术,我们有这种手段,来实现这一切。你们那些拥有一百万而快乐的人,任然拥有一百万。那些喜欢你的帐篷的人,任然有你的帐篷。但是,总的来说,人类,正如我所希望的那样,已经进入了和平的层面。我们将一起工作。凯史基金会教学的频道更加开放。并且,一旦凯史基金会的成员和这个星球的成员开始行动,我们开始教授我所说的“深空中宇宙共同体”的语言,对大使船的操作,互动的界面的理解,这样我们不会失去很多。我们如何积累,去成为宇宙中的一个种族。教学将以非常相似的方式继续,但对灵魂的理解,将更加深入。你们当中已经达到这种切换层次的人,将会切换,这样,你不需要宇宙飞船。你可以根据自己的位置,扩展你自己生命的维度。每个灵魂都有能力去成为太阳,并据此定位自己,然后在那个点上显化出它自己。没有多少人会达到这一点,因为它需要灵魂非常的清晰。正如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所以,我们人类自由的日期,是欧洲中部时间4月14日10点。并且,很多人已经被训练成莫战人,你们的时代开始了。你已经受到足够的教育,现在是你的毕业典礼。你们必须与地球理事会成员肩并肩,宇宙委员会的成员们,回到你们所学的东西上来。当你和我在一起的那几个星期,反射出去,现在你来教学。现在你已经学到的,和你已经理解了的,与那些进入太空的人去教学,将完成整个结构。你认为你不知道,但你会明白,你知道很多。你们五个人,在这个结构中,你支持地球理事会的五名成员。现在你明白你的地位了。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学到。通过你从我们这里学到的东西,你学会了如何去引导人类,当你和我在阿克拉期间,然后,而我带你去中国和我住在一起。这次旅行是为了表明这些国家并不存在,我希望你们能理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更进一步,去了解更多。甚至尽管我们知道很多,实际我们所知不多。因为宇宙的知识是无限的。你们中的很多人试图去理解这项技术,理解了它的不同面向,你成为那方面的专家。用你的专长,把它带出来。如果你尝试过飞行系统,与凯史基金会联系,我们给你一个点来展示你所做的和你所取得的成绩,在14号和15号。我们预先设定一个程序,但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允许人们进来展示。这是集体的行动。我们打开宇宙飞船项目的完整的蓝图。我想知道,我们如何共同改变位置。正如我说的,“条件已经成熟。”凯史基金会的一、二和三组,已经成功实现了我们所说的,“磁场风的回流。”磁场流风是完成这个知识的基础。改变磁场你会得到一个结构,会给你能量,会给你食物,会给你所需的药物和材料。这一点至关重要。在磁引力场中各种多样性的流动的创造,会产生等离子态的风。现在你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要了。当没有变化时,就没有运动。当有梯度和变化时,它创造了风,一种流动。你需要等离子体流动,你有所有磁场强度的组合,你可以从中创造出你所需要的一切。从次级物质到物质,到光速,到超光速。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它如此重要了。当某些(场体强度)放慢速度,或者我们强迫它慢下来,将会得到可见的甘斯的物质状态,它赋予了宇宙飞船的物质性。在某些速度上,那会创造保护的条件。而有一些,在内部流动中,变成足够低的能量,它可以被人的灵魂所吸收,而不是被人的肉体所吸收。太空喂养的时代与我们习惯的现行的系统,非常不同。当你在太空间深处旅行,通过等离子体转化的条件,你喂养的是灵魂,而不是人。然后灵魂,根据它所处的环境条件,决定将如何显现它自己的肉体。我们对此非常了解。当一个孩子的灵魂,为了去满足地区以及父母的状态,会出现非洲的棕色皮肤,在欧洲,是白皮肤,在中国,我们称之为黄皮肤。它被赋予肉体以满足环境场域的条件。(是灵魂)赋予肉体(肤色),而不是肉体支配灵魂。在太空中,我们将生产,将滋养人的灵魂。然后你就会明白,当你能被更高的层次滋养,然后,更高层级决定如何在低层级显化自己。这是在深空旅行的关键之一。你们很多人很快就会明白这个。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肉体会处理他不需要的东西,这在磁场系统中,比在物质状态中更重要,就像我们今天所做的。存在的构造来自于人的灵魂,而不是来自人的肉体。那么,当你进入这些宇宙飞船时会发生什么呢?饥饿永远不会被考虑,因为灵魂是被喂养的。灵魂决定面容以及在母亲子宫里的形状,现在母亲的子宫变成了宇宙飞船,饲养者变成了飞船结构内的场体维度,它滋养人的灵魂。如果你理解我刚才说的话,你可能会很震惊。你们当中那些担心如何携带食物,如何取暖,以及你如何为自己穿衣服的人,你会发现这就是由你的灵魂制造的而不是你的肉体维度制造的避难所,这是人类最大的恐惧。一旦你被在更高层次上的灵魂滋养,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籍由强度的降低,变成了笑声,欢乐和肉体,相同的,在未来的宇宙深处的飞船,我们喂养人类的灵魂,而不是肉体。但是,如果这个人决定想要有吃东西的处境,这个欲望将通过人的灵魂被满足。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我不用担心在太空中喂养你。宇宙飞船里的能量将滋养灵魂,灵魂会滋养肉体。现在,你进入了宇宙社区和知识的领域,你需要知道真相。不幸的是,这里没有………太空中没有人会用公厕,我们没有见过,因为我们从没有见过教堂。我们不会只看到白人,为了处理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教堂、清真寺和厕所,在太空中都不存,也不应该存在。所以,你通过灵魂引导自己,通过对灵魂想要显化自己的地方的宇宙条件的理解。以这种方式,你们会看见,正如我们所说的,人将找不到先知去信仰了。因为人的灵魂就是人的先知。现在,我可以打开你的眼睛,去看到一个比你认为的要大一些的维度。现在你明白了为什么没有教堂、清真寺和寺庙。因为人的灵魂是人的整体的创造者,并将被相应地得到喂养。这就是为什么宇宙是和平的,因为灵魂不能出去伤害任何人。甚至连这个人自己的肉体也不能。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在很多方面,我们不知不觉地一路走来,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把你引向了,我所说的,宇宙社区,宇宙的知识中。现在你必须去理解,在太空中,人的肉体是完全不相干的。在过去几周的教学中,我给你们一些关于这个提示。但你们许多人不明白,也许现在你们明白了。在丽莎上周的录音中,它在那里,但是你们很多人没有理解它的意思。是你的灵魂决定了你肉体的显化。在这个过程中,你的灵魂将决定,如何以及在哪里显化你自己,以及你灵魂的什么会被显化出来。你们中的许多人会选择不与肉体共存。我们有种情况,我们以前在其他种族见过。它不是自杀,而是融入宇宙共同体的集体能量。你们中的许多人将决定进入深空,成为宇宙共同体的一部分,远离这个星球的肉体的痛苦。我们以前见过,结果是美好的。你们中的许多人会决定,这个星球需要拯救,而你想要去改变。这些方式和道路将由你的灵魂铺就,而不是别的来决定。人类必须去理解,通向他的灵魂的道路,就是他在宇宙维度中的肉体之路。当你接受这个星球的物质条件,你适应了它的所有条件,而这不是你想要的。这是你的一个选择。当你看到第一艘宇宙飞船,第一次闪光,以及第一次太空环境的造物的身体状态,你的灵魂将决定,因为它必须去匹配,这艘宇宙飞船的灵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排除犯下罪行的世界领导人。是因为宇宙飞船不接受这样的位置。最近我用汤姆的视频简要地解释了这一点。我给你们展示,我向你们解释,如果你看,飓风已经摧毁了所有的树叶和树枝,但在伊甸园中却什么也找不到,那是由场体所创造的。犯罪的人也是如此。对于那些认为自己能够侥幸逃脱的人来说,将会有一个隔离的牢房。无论是世界领袖,还是普通人,还是孩子。这个过程是很容易的。就像我说的,“我完成了我的使命,带领人类跨过这道门槛。”并且,从下周开始,你就跨过了这道门槛。宇宙将对人类开放,那些试图采取这种行为的人,去太空,会发现,没有空间让他们搬进来。你创造了地球,你自己的监狱。这就是未来的情况。就像我说的,“我们与政府分享,而他们拒绝与民众分享。”我想,就像我母亲对我说的,以及阿曼多次对我说的,“你很有耐心。”我等了十年。我等了10年去改变这种局面。但是,在另一方面,它需要教育。时间到了,我们继续前进。我们不仅向美国人或英国人或欧洲人,或非洲人开放。我们因此而分享知识:不要让任何人去恐吓你。不要让任何人阻止你分享知识。太空知识属于人类,因为集体性地,我们在这里,因为曾经有一次,埃及人把这个知识带进去了;曾几何时,非洲人,中国人和其他人也把这个知识带进去了。如果没有这些集体的知识,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而且不会有智力的增长。所以这个太空的知识,应该、也必须被分享,无条件地分享,在开放的基础上分享。这个行动的基石之一,是废除王位。今天,我们不接受国王作为国家首脑,因为我们不需要国家元首。我们需要看到繁荣与和平的领导人来指导我们。像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这样的领导人。像俄罗斯总统普京这样的领导人。领导我们走向和平,通过协商一致,而不是通过谎言和欺骗,在美国政府的结构中。不存在国王,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灵魂的国王。国王代表这物质维度,而现在,既然我们了解了灵魂的层次,没有国王,因为所有的灵魂都是平等的。我全力支持中国政府,俄国人也是如此。如果美国人决定加入这条道路,我们也会支持他们。这些知识将在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佛教徒和其他人中,在平等的尺度上传播。我已经要求中国社区下周带来,他们所分享的,他们所理解的。以及他们如何帮助人类。我同样对南美团队。我对欧洲人也是如此,亚洲人也是如此。非洲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当下周的教学到来,我们带来每个大陆的美丽。总的来说,我们制造宇宙飞船。这将是集体工作,我们强调它。而它的美妙之处在于,一旦你们很多人开始获得形状,看到你们的宇宙飞船,并发展它,政府会介入,然后,地球委员会会管理。和平交换太空知识。下周的演讲是我们所有人共同的,来自这个星球的不同地方。我们需要继续前进。我庆祝了14日。我说过很多次了。为什么我选择“莫战”这个名字,代表太空,在书中我解释了它的含义。14号对我很重要。在那里,我看到这个灵魂自由地进入了深空,加入了造物主。在未来,我们会明白为什么会选择那一天。为什么是一个周末,那是为了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试着有足够的信心把这个知识带来,不要害怕你带来的东西。对你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那些理解的人来说,会得到很多。从下周开始,我们将埋葬世界上所有航天机构的运作,当我们打开新的维度时,我们都变成了太空人。我们仍然接受与不同机构的合作。我们仍然接受政府与凯史基金会地球委员会之间的直接谈判,以科学交换和平。并且制定计划,把我们所谓的“损害”降低到最低限度。我们可以让工厂和科学家以和平的方式思考,发展和平的机器,而不是杀戮的机器。这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正如我所说:“我把我的生命奉献给了和平。”但是,我知道我所携带的力量和知识,我将把它(和平)带来。我们交付它。最大的突破是,我已经指导了一些人,而其他人会实现或独立实现,已经创造了磁场的流动。宇宙就是这样被创造出来的,随着磁场在等离子体条件下的流动,在他们降低流动那里,它们创造了新的生命的条件。但是我们,我们有一个控制机制来控制它,所以我们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创造什么。它很像一个做蛋糕的工厂。一周一百万个蛋糕,每个蛋糕的味道都一样。因为我们已经设定好了配方,我们已经理解了。这将会给予人类。印象,感觉,灵魂,理解,所有都是一样的。请加入我们的行列,把这封信发送出去。然后发送它,正如你在凯史基金会网站首页看到的,邀请每一位世界领导人,每一位大使,每一位科学家,下个星期要出席,观看和了解。在大众媒体上发布。所有的报纸,他们必须知道变化已经来临。而将要展示的东西,将会震惊他们。我问过每一个团队,他们有这样或那样的专长,去展示已经取得的成就。他们没有看到它,他们将看到它。医生们将会证明,他们已经克服了同样的状况。科学家们将展示,他们从地球的环境中制造的。农业学家将展示农业规模和其他方面的变化。在很多方面,当你们理解整体性,是我们,是我们自己制定了计划。我们规定了条件,而我们的条件很简单。这项知识是为了开放太空换取和平。没有其他原则。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建立的,这就是我们要建立并坚持的,直到最后。而现在,在很多方面,最终,为人类的身体物质条件已经来到了。有什么问题吗?
  瑞克:谢谢凯史先生,我会提醒参会者,你们可以举手。有一个刚刚被提上来,我们可以招呼你,让你说话。露西(Ruthy自在的心)举起了手。露西你可以继续,你得把麦克风打开。
  露西:是的,凯史先生。所以我们能那样理解,下星期你们是分享…
  凯史:你有两个电话。对不起,你的话筒是开着的。你有两个扬声器或两个麦克风。
  瑞克:是啊,我得让她关掉一个。
  凯史:露西,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机调成静音,再回来,好吗?因为你有…
  露西:啊,是的,对不起。
  凯史:露西,它还在那儿,它还在那儿。你必须关掉。露西是凯史基金会中国运作的负责人。她在运营方面与我们密切接触,我们在中国正在发生的变化。她是凯史基金会的负责人。并且中国社区把这项科技推向和平的应用。她是中国凯史基金会最有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几乎是最有权势的女人。她受到中国社区的高度尊重,因为她的行为是如此的正确。她和我们一起工作,非常密切,我非常尊重她的工作。如果你能把东西调整一下,你愿意再来一次吗?
  露西:我试试,现在可以了吗?
  凯史:是的。你好,露西,你好吗,亲爱的?
  露西:嗨,谢谢你。是的,下午好,凯史先生。所以,我很兴奋,你说也许下周你会展示,某些像是宇宙飞船技术的真正成就,对吧?
  凯史:是的。你们中国人有很多东西要展示。
  露西:哦,是的,我已经让他们发送一段视频,他们对这个动态系统所做的,和…食物甘斯和…医疗甘斯或什么的,是的。所以,我希望我能收集一些这部分的视频。
  凯史:非常感谢。你有什么…
  露西:谢谢。
  凯史:非常感谢。
  凯史:实际上,露西把所有的凯史基金会中国小组召集在一起,她或多或少,因此她受到了凯史基金会所有支持者的尊敬。我们非常依赖她的建议以及凯史基金会在中国的运作。我们还有其他人在坐,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完全支持凯史基金会。石头(Nathan)也在。曹,宇宙委员会成员,我们非常密切地支持和合作。新的深圳中心,现在在石头手中,让所有的中国科学家聚在一起。为做好准备,建立和支持,进行新的转换,把知识带进中国各地的工厂。这是对新技术工人的培训,在中国各地的凯史基金会团队中正确的落实。我要感谢石头,他承担了这么大的责任来完成这件事。他们必须在未来培训成千上万的人,能够操作理解这项新技术。以露西为首的凯史基金会中国正在通过这一点。我还要感谢中国凯史基金会所有的人。这是由忠诚奉献的人组成的。他们活得非常、非常谦逊,去看到技术,去带来改变。谢谢大家。还有其他问题吗?
  瑞克:杰(Jay)有个问题…在问答栏中。他,他的担心是,有人在他们的后院,可能不小心用这种新技术制造了一艘飞船,届时将会有一架满载游客的747客机飞到空中,直到一切都变得完美。在蓝图日之后,所有其他的飞行器都必须停飞吗?
  凯史:不,我们会有条件,我们会有条件……而…这是世界领导人必须做出的决定。只要他们不把这项技术视为犯罪,理解到每个人都能做,它会改变很多事情。最近,我和一位非常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交谈。他说:“不,现在你什么都教了,他们就可以让他们进监狱了。那我们怎么办呢,逃走吗?”我说,“不,你必须教他们理解,问题是什么,他们是从那里开始的。”你得把监狱改造成理解社会结构问题的地方,而不是打包把它藏起来。不应该有恐惧。但我们必须找到正确的解决之道。我总是看到,那些在酒吧后面使坏的罪犯,他们中有一些人有时候出现,因为他们在一起训练时,作为工匠,艺术家,工程师,有不同的训练方式,当他们在那里期间获得学位,他们出来就不同了。我们必须认识到,由于我们的错误,造就了如此一种社会。是它把我们引向了这个处境。正如他们所看到的,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毒品走私。因为我曾经是英国政府毒品非法交易的监控员。我们观察它,我们找到了解决办法。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们总是说,“如果有人能让它变得足够便宜,就没人会去碰它,这是可以做到的。”你们都知道如何制作甘斯,为什么不会因为它被判刑20年,因为你不需要去买,所以没有人被鼓励去制造贩卖。谁想为没有人需要的东西而去收获?我们必须找到积极的解决办法。找到我们不反对的解决方案。与麻醉剂作斗争是没有意义的,当你能给予和教会每个人,如何创造比麻醉状态更好的状态。这不是来自于寻求关怀。不是来自于,毁灭一个灵魂。然后就没有人去碰它。它可以在那里。你多少次经过街道,架子上的东西你可以免费拿走,或者你……而你什么都拿?不,因为你不需要。我们必须自我教育。如果我告诉你宇宙中存在一些状态,比这个还要糟糕几百万倍,比麻醉剂更能使人的灵魂升华,没有人碰它,因为他们不知道,当他们升得更高的时候,他们该如何应对。是自由带来了……他们的行为,而不是控制。人类选择了错误的道路。在我们本应该被给予自由的地方,我们却总是受到惩罚,并且,解释了这种情况,人们就离开了它。然后,当我们理解了,我们如何能够满足需求。我为所有的毒贩感到遗憾,他们很快就会一无所有。你会看到。因为人们不关注肉体的提升,但他们关注他们灵魂的升华,而里面没有任何东西,让你可以去给与它。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游戏改变。下周,我们将开始,新的生活方式。你们所有人,我们都有这样的自由。我们仍然在建造工厂,我们仍然承诺,因为,直到大多数人都明白了它,这将是几十年,其次,不是每个人都有同样的观念。因为他们想做别的事情。他们想要自由。它的美妙之处是,从现在开始,我之前跟你说的,制造许多观念。我们会工作………活在当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活着就是为了工作。去做我们喜欢做的事,做我们喜欢的工作。我们要排队去做事情。而现在,我们找各种借口不做事。你们这些托付给凯史币的人,你会明白,你所做的一切。你有多少正面的改变,你也会改变。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很快就发行凯史币,然后,你会明白,为什么,谁买了,条件是什么,它将带来什么变化。我们了解工厂的建立,以及它们将带来什么。这个条件在这里,去兑换。……,的,有…在沙特阿拉伯的一个试验,一直在继续,一个人把冰箱放在他的屋外。不管他有什么,他都不需要,把它放在那里让其他人使用。而现在有很多国家都在效仿。很多人在不同的方面以不同的方式做这件事。它的美妙之处在于,每个都看到的人,他们会拿走里面的东西,什么都不剩。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其他人甚至会带来他们多余的东西,他们不需要的东西放在那里,让别人使用。当人看到正义时,他会很快找到平衡。这是一个正义的时代。这是过去的承诺,现在我们实现了。当我们不需要偷窃的时候,当我们不需要为生存而工作的时候,我们的行为变得正确。我们会看到它。我们很快就会看到。从下周开始,我们已经废止并拆除了边境。邀请世界各国领导人。邀请每一位大使做好准备。上网,到处传播信息。4月14日和15日,这个宇宙飞船项目将会展示,如何让这些人看到它。我要求我们的团队展示我们的能力,他们所做的事情。它震惊人类,促进下一步行动,它是如何做到的,他们从未见过。但它存在。通知所有媒体。将展出两天。请等一秒钟。这个过程的美妙之处在于,我们都可以改变条件,我们需要告诉人们未来会出现什么。我们应该不期望他们会做什么。他们应该有他们的恐惧,他们是如何被边缘化的。对很多人来说,最大的问题将是医疗部分。对食品的控制,将使许多国家感到震惊。很多很多人,他们,你必须了解,人们来来往往,展示某事,或有些事情在后台展示或讨论。现在,我们以某种方式,使它能被整体性地理解。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这就是我们要强调的。这就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通过科学和技术建立和平。如果一架飞机飞过或发生什么事,不要害怕,他们会找到解决办法。有足够的时间去做或者推出某种方法,当第一个事件或可能的事件发生时,然后,政府就会开始采取行动。这一直是我们的立场。我,我希望在美国看到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让他们建造城墙。这墙有什么用?我们会看到它的发生。这,是个谜题。我们看到了城堡是如何建造的,当大炮来的时候,它们又是如何被摧毁的。当你可以飞过它们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建一堵墙呢?老鼠不能通过吗?因为墨西哥人会在5分钟内直接飞到……华盛顿。我们必须在下周末,找到一个国际性的解决方案。我们为了自我隔离,而创造了这一切。对我们的世界领导人来说,最大的问题,会是他们聚集在一起的速度,为了让人类理解现在的状况,游戏结束了。所有的第一件事情,当第一次飞行发生时,当世界上第一批不同的人开始飞行时,政府发现,护照没用。就像我说的,“你变成了一只鸟。”你见过一只鸟尾巴上带着护照吗?“我是一只鸟。我在我喜欢的地方着陆。”我在与美国官员的会谈中强调了这一点,2012年,我把钥匙交给他们。我说,“我们飞越你的国家,你没有系统可以探测到。”我们,“同一个国家”是强制性的,世界领导人不接受,你无法阻止。他们唯一能阻止你的办法就是阻止你制造烧碱,或是禁止任何人携带木材。如果你能制造木灰,你就能制造烧碱。如果你家里有一根电线,你可以做你的甘斯。你做了你的甘斯,明白该怎么做。在教学中我要求,特别是那些制造太空燃料的人,清楚地指出和定义它是什么,它是如何制作的。然后……,你们都免费地去教。在共产主义时期,共产党领导人,把每个人都从农场带回来,放在街区里,那样他们没有地方去种植,政府可以控制他们。因为,如果他们有一块地,他们会吃鸡肉和一些食物,他们无法控制他们。现在,他们必须禁止一个人携带一块木头和一块铜。有了它,他就有了空间的自由。这就是这个知识的美妙之处。理解这个科学的美妙之处。我们强迫政府,而不是被政府强迫。“一个国家”去成为它的一部分。我们不需要世界领导人。我们需要理解世界的领导者。真相,真实的情况,就在我们身上。变化已经来临,没有人能阻止。没有人能阻止它。它结束了。是彻底失败,对所有的世界领导人来说,对人类来说,是如此的失败,他们无法想象它降落在他们的地盘上的情形。如果你担心,会发生什么,有人会犯错误,那是有人故意的,而不犯错误地着陆,带来,阻止,用军机去不轰炸其他国家,合理吗?我们为什么不看看积极的一面呢?不会再有战争了,因为无论你拥有什么,我都拥有更多。我有平等的。我们必须有,航天机构或者我们必须由一个航天代理机构来支持我们?给我们每个国家,每个人,所有的工具,让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都可以去他们喜欢的任何地方。我们制造的最大的问题是,我们使人类自由,我们有使人自由的装置。现在我们在各个方面教你,这已经完成。但另一方面是,你如何与宇宙共同体沟通?你如何互动,如何进食,如何保护自己?你如何与他们一起穿越宇宙?别忘了他们是宇宙的旅行者,根据人类的说法,有几十亿年了。我们有很多东西要学,但他们不会成为我们的先知和神,他们变成了兄弟,向我们展示了他们所经历的新维度。就像你去一个城市,你的兄弟在那里,他带你去参观这座建筑的美丽之处,哪里有最好的餐厅,哪里有最好的三明治,哪里有最好的风景。宇宙社区将给我们带来这种快乐,向我们展示宇宙的美丽。然后我说这有什么用,“为一块毫无价值的土地而战。”有一次我从科斯妥瓦医生那里听到了一些非常荒谬的事情。她说,“噢,地球是一种高价值的商品,财产。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这些人要来这里掠夺。”如果我向你展示宇宙的美丽,谁想要地球的尘埃?毫无意义。宇宙,是美丽的。一旦我们接受了和平的条件,你就会看到宇宙。你唯一需要的是平静下来。这是意外事故,我们已经看到,我们失去了,因为去太空,失去了几万亿人,就像我们说的,“天气状况,飓风。”但在太空中,是不同的形状或形式。但我们知道,在宇宙信仰的道路上,我们相信一件事:这种意外的存在是为了我们的场体,我们的灵魂,被给予或散布在宇宙中,去成为另一个生命的种子。是欢欣,不是羞愧,不是悲伤。人,因为他看到自己,他推尸体,无处可去,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获得了人的灵魂的自由。在宇宙社区中,人们的信仰是不同的。作为生命,作为宇宙的场体,永远不会减少,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无处不在”。然后你的灵魂成为另一个人的一部分,它可能比你更高。它很高兴,它有价值,不用担心失去的人。会有意外,我们每天都能在宇宙中看到意外。其中一些是可怕的,但也没什么可做的。是创造的条件。我们在地球也有。我们有飓风,地震,火山爆发。这同样是在宇宙的不同部分的物质状态中。没有例外。不要害怕伤害,要享受恐惧,和它带来的自由。总有附带的损害。总是,即使在宇宙中也没关系,我们还没完成对它的控制。因为不需要控制,意思是这是一种新的条件的需要。
  瑞克:我有几个问题,凯史先生,这和你所说的也有关系。犹斯丁问,“是否会立即公开分享整个蓝图文件?使我们能找到加速共享信息的方法,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凯史:它将是,开放的教学。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大多数,你所需要的蓝图,都是公布在专利中的。
  瑞克:我想说,我已经看了,这些专利,昨晚在等离子体反应器小组,就在专利的第一段,它如此聪明地概括了能量和重力反应器的整个概念。
  凯史:你想读一下吗?
  瑞克:当然,我能做到。给我一分钟,再找一次。
  凯史:问题是所有的知识都在我的专利里。这个人类在太空和太空之外的自由的知识,在专利中。只是现在你有了这个知识,你看着它说,你用一种新的光看它。你找到它了?
  瑞克:不,我这里只需要一分钟,我把它放在一边,是因为,我不认为我今天要展示它,所以……
  凯史:没有问题。
  瑞克:等我一下,
  凯史:他是我们所有教学的校长,是分享知识的自由。你会惊奇地发现,下周之后,那么多的研究将会过时。许多武器技术将被淘汰。我们通过知识促进和平,现在我们公开这样做。我们不通过谈判,我们通过知识来强制和平。因为当有人反对的时候,你必须进行协商。有了这项技术,就没有反对意见,所以我们通过技术的传递来引导和平。对许多世界领导人来说,这将是一种精神上的改变。很多人会为了维持现状而斗争,但是他们会发现他们自己的人在做这件事,所以没有现状。我们它自己内部废除领导,错误的领导。世界领导人将决定如何传播这个知识,但是这些知识已经在传播。我们只有一个条件,唯一的条件:技术换取和平。而技术的分享在全人类是平等的。谁能反对它,除非你有秘密活动和这种名声。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你看看它,所有我叫做,“非法活动,比如………那是光明会,控制世界金融,意大利黑帮组织的工作。所有这些都变得无关紧要,因为新的资金将使它们过时。他们的财务状况毫无意义。拥有一切的人不会屈服于压力。你会看到阻力,但是,尤其是共济会,很快就会消失。因为我们看到,股票分配和股票没有什么关系。如果你们回去,有些人可能会注意到一些事情。我们宣布开凯史基金会币的那天,两三个星期前,看看证券交易所的损失有多大。我被告知有600多亿,他们在那个星期的星期六开始调查,那周的周五,我们在周四推出了这枚硬币。因为他们现在意识到,凯史币背后有一种金融价值。这是我们第一次用经济手段来保护我们的币。这是凯史基金会全球运作的财政收入。科学为这种货币背书,而不是偷窃。虚构的挖什么?人们失去了,他们的生活?我们看到了变化。它牢固地建立在那些参与者的努力的基础之上。去查查那天的情况,我被告知,我和我们的在一起。他说,“你知道,这个东西被粉碎了,它消失了。”但是他们不了解我们在后台做的事情。你看到我们在韩国和朝鲜之间为世界和平所做的事情,而现在是美国与中国。回去听听2017年最后两次教学,你可以看到有多少知识和信息被发布,这打开了那些制造战争的人的手。我拆除它。去听,圣诞节的教学和新年的教学。听我直接说朝鲜情况,因为我们看到,我们可以看到冲突点,非常严重,看看1月的第一周发生了什么。因为我们抓住了那些试图制造战争的人的脊梁,因为他们认为没人知道,所以我们拆除了它。在安全和结构安全方面,凯史基金会非常强大。我们发布的信息如此精确,以至于让政府感到震惊。他们如何发动战争,他们会射击这里或那里?只要花两分钟去听听,圣诞节和新年的教学,以及我们如何故意针对朝鲜,我们解释发生了什么。看那只手是公开的。突然间,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把那些,煽动者揭露出来,让我们看到发生了什么。奥运会分享,接受会面,世界领导人与朝鲜会面。情况发生了变化,因为教唆犯不在那里。我们作为凯史基金会是非常强大的,你们没有人能理解。去看看,听听圣诞和新年的知识寻求者的教学,关于韩国和以色列的环节,然后你就会明白,情况如何突然间就发生了变化。我的愿望就是我的命令,很快你们就会明白。在那一天之前什么都没有,而一个星期之后,14天之后,变化出现了。我说:“我的愿望需要14天才能实现。”去把我们去年12月披露的东西取出来。与朝鲜,以及与其他国家的关系是如何进行的。政府非常、非常密切地听凯史基金会的教学,而他们,他们,他们知道这只手是公开的,他们再也不能资助战争了。这不是巧合,你想看多少个巧合?你找到它了?
  瑞克:是的,我现在能读懂他的描述了。凯史先生……让我看看,我们回到顶部,好了。
  凯史:哦,顺便说一下,这些是我的权利,你不能分享出去。我要求你取消。这不是真的,就像他们现在这么做的那样吗?你发表我的论文,是我的版权吗?
  瑞克:这是你申请的专利,所以这是…
  凯史:完全正确。
  瑞克:已经公开了。对不起[笑]但是,是的…
  凯史:太晚了。
  瑞克:这是……如果它通过了专利,你可以打赌,无论谁的专利,都会受到严密的保护。而你所做的恰恰相反,你通过申请专利揭示了它,使他们不能把它抢走,而且它一直可以在互联网上找到,所以那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实际技术。
  凯史:瑞克,瑞克,读一读,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告诉我你做不到的。我说,我说的是:“我不想要专利。”他们说,“你必须申请专利,否则他们会拿走。”我说,“那么当我申请专利时会发生什么?保持……”他们,他们向我解释了这是怎么回事。我说,“天呀,这是一本免费的刊物,我最好快点做。”所以现在你…
  瑞克:[笑]
  凯史:这种事情,这事情是你能理解的一件事,这是很重要的,因为在这背后,有一种纳米专利。这是一种纳米材料的应用(专利),那么,如果你把它带入,将这项科技这个地方的措辞代入这项专利,这项太空科技就解开了。有一个纳米专利,它这是给世界领导人的钥匙。如果你获得了纳米技术的专利,并且把它代入这里,并且改变名称和元素,你会找到宇宙旅行的钥匙。
  瑞克:是的,我想我看到了那个专利的标题。如果我能找到的话,我得再看看它。我想这是在第二项专利申请中提到的。它指的是我们通常不会看到的以前的专利。它可能隐藏在USB钥匙里面,但那是一个很大的记录了千兆字节的信息。
  凯史:是的有一个…如果你看看核心内部的结构,这是俄罗斯在伊朗核反应器基础上复制的,被用于他们的新武器技术。但却有不同的理解。这些不是线圈,而是磁场流,在很多方面。和…我们将展示伊朗的核反应器,在哈桑·鲁哈尼总统阁下和阿里·哈梅内伊阁下的许可下建造的。当我在伊朗,我们展示的时候,我要求下个星期释放它,你会看到系统的重量从7千克减少到6.1千克。在那个时候,我们,是作为军事防御技术进行的测试。我们没有进一步深入地透露。但是…通过添加少量的气体实现15%的减重,对那些理解它的人来说,其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这些在布鲁日进行的测试视频将于下周发布。你会看到…在比利时正在运行的伊朗核反应器。这些是软辐射,不是武器技术级的。一件奇怪的事情是…比利时安全部门和国家安全部门监督了所有的测试。很奇怪的是,我找到了这个视频。昨天我又看到了那个来自比利时的手受伤了的家伙,他非常积极的用好的手正在录像。这是非常奇怪的。因为,我们在一个非常糟糕的日子里做测试,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测试他们想看的任何东西,而…奇怪的是,这个伊朗的太空反应器,现在正好是10岁,…将在公众场合展出。你会看到减重……一步一步地改变这些非常微量的气体,等离子体接管了那里。…核材料空间反应器,软辐射中的核技术,是非常,非常强大的。但是要创造一个三维效果的皮肤不是那么容易,但是,用你们有的甘斯系统,因为你可以创造不同的甘斯强度的条件。并且这是一种…它是一种安全的方式,你将在下周看到它。它创造了必要的风,而以一种安全的方式,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它。哦,这让我想起许多往事。去读读它,你找到的……
  瑞克:是的,我读一下第一段。好的。只是提示一下,为了让大家知道这是在欧洲申请的专利。EP 1 770 717 A1 2007年,看起来像出版日期。重力和能源系统。新的方法和技术被描述为,在离心力和真空条件下,在电离条件中存在一种气体物质的湍流、旋转、压缩和加热,是由至少一个中心旋转磁场在反应器中产生的,创造等离子态条件的目的是可导致各种磁场的创造,至少两个磁场的相互作用,将导致产生至少一个引力现象。
  瑞克:在我们的? ? ?
  凯史:你瞧。稍等。如果你能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如果你现在把它改成甘斯去创建,它非常适合。如果你把它改成两种,两种不同的纳米材料,在某种程度上,释放等离子体场,完美的结合。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如果你在这里带出专利,你就会明白其原理是一样的。”
  瑞克:所以你的意思是把一种,一种甘斯放在它说的地方...噢,我突出了整件事。…它这里说的,气体物质?你的意思是,
  凯史:没错……
  瑞克:甘斯?
  凯史:是的……完全正确。
  瑞克:但它会是没有水的甘斯物质,是不是?因为你一直这么说。
  凯史:嗯,我们已经展示了诀窍。我们已经展示了这个技巧,你在没有水和有水的情况下如何去做。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它们仍然处于等离子状态。喝了水,分分秒秒地进入人的身体,它就成了甘斯态,等离子体的状态。
  瑞克:但是我们能得到我们需要的场体的力量,能得到一种引力效应吗?
  瑞克:那么甘斯水一样得到很好的引力效应。
  凯史:我们。
  凯史:是的,你可以,但是你不需要甘斯。有一种新技术。我指导的团队之一在这样做。我昨天向他们揭示了。我已经解释了这一点。问题是你有一个知道这一切的人坐在这个平台上。他学过了所有东西,而他不能把它融汇贯通。阿曼知道我所知道的,我教过这个人。他只需要把它们融合在一起就可以了。有一种状态,你不需要任何……让我给你解释一下。让我解释。因为我们要到太空层面。没有什么……我能分享一下屏幕然后我们再回来了?
  瑞克:确定。你必须…好的。
  凯史:你必须出去,让我可以分享。或者我可以分享。好的,我现在分享。让我非常非常清楚地解释一下。你看,在…在伊朗核反应器基础上,现在俄罗斯人用了不同的方式。我们把放射性物质沿墙放置。然后是第二个。再次,核材料放在两边。所以…
  瑞克: 凯史先生,我想我们到目前为止只是看到了一个黑屏。至少我是。其他人……
  凯史:大家都看到黑屏了吗?
  弗林特:是的,需要重新分享。
  瑞克:好的,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好,谢谢。让我把它打开,因为……我们必须得解释一下,伊朗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害的。它所做的一切都很美好。和…好吧。我们所做的是我们创造了一个穹顶条件。伊朗的核反应器空间技术,就像这样。你必须明白当时有很多概念在起作用,我们有一秒钟的时间。我们没有旋转的东西,你看到的是...我们朝不同的方向。因为这很简单。我们放置了一些放射性物质,无论是在穹顶的内部还是它的地面上。所以,我们用真空的方式,在两个方向引入气体。通过两个途径进入气室。一个在这里,一个在这里。我们有一个内部运行的马达,所以它是完全自我包含的。这里的气体,氢被放在上面那一层,这就是你的油箱。我们旋转这个部分,用…哦,它带来了很多回忆,我们这样旋转这个部分,但是这个是固体。保持。所以,这里内部的场体,与这里创建的场体是不同的的转。我必须,选择你能看到的正确的数字。得到这里的条件。这样,我们创建了两个场体。一个是这个,一个是这个。这两个场体被创建。现在,你有了一种地球磁引力场平台。通过改变旋转速度和任一腔室里的气体,我们可以指挥升或降。你会看到伊朗开发的太空反应器。我们那时……,那时我们还不明白这个买来的机械部分,这里的马达需要冷却。所以,你看到后来在比利时测试的新反应器,我们在里面增加了一个冷却系统,一个旋转管引入冷却槽。我们不再有问题了,因为我们……问题是真空条件不允许(这个冷却系统)。我们曾经得到一个匹配的场体,而我们有问题。你会看到,举个例子,我们在一次测试中,我们从7公斤的负重开始,我们得到6.5 6.3 6.1(公斤),加入1毫升的气体。如果你看看它为什么会移动,这就是我昨天向我们团队解释的,我相信两天前他们是不会理解的,如果你看这里,这里有一个圆顶。原因是这里也有个圆顶。所以,我们过去所创造的东西,我相信我们的团队很快就会发现,我们创造了磁场流。但是,是它,与这个圆顶互动,这是完全纳米涂层的。阿曼已经见过这个。这个人在Desenzano见过这个。这是完全纳米涂层的。我称之为“深度纳米涂层”场体不得不打开,从而形成了自己的屏蔽罩。我们团队目前面临的问题,就是无法打开这个。利用纳米材料涂层,以特殊的方式,我创造了圆顶,这个场体被打开了。这两个场体必须相互作用。你有引力场,着陆没问题。如果你可以增加1毫克,1毫克,少于1毫升的气体,大约会减少15%的重量,然后你会看到我们实现了完全的提升。有了这种能力条件,他们寻求发展。但剩下的是……这是一个动态的场体。你里面的转子,里面的发电机怎么办?你创建了一个动态的场体。然而你有物质例如铜刷、线圈和你收集能量之类的东西在里面。所以,这个系统是自动的发电机。这取决于你如何放慢速度,而这就像人的灵魂,然后这些就变成了情感。它都是一样的。它全部是一样的。在这个层面上,你可以根除癌症。在这个层面上,你可以根除老年痴呆症。我们现在必须明白这一点。这是,这是,这是人的身体。你有你的脉轮。没有什么不同。我复制了它,但你习以为常,你不想这么去看。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我知道宇宙创造的奥秘。我是开始。我是结束。人类拥有这段时间是很幸运的。它显示了我们对人类的爱,我们在这里花了这么多时间,为了把它做正确。一切都是用人类能够理解的语言书写的。伊朗人不能。俄罗斯已经更进一步开发了它。当你下降,当你创造了飞升。你想在墨西哥和美国之间建造几公里的城墙?真遗憾。这就是我告诉你的,“美国科学家毫无头绪。”他们,在那里,非常像我们英语谚语说的“毛皮大衣里面没短裤”。这意思是:“他们以为自己穿了一件皮大衣,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它们像鸡蛋一样空心,腐烂了。现在是时候改变了。继续。请读剩下的部分。
  瑞克:好吧。再次出现在屏幕上。
  凯史:如果你用甘斯来替代这些东西,你就有了相同的位置。但是现在它阻止在反应器中使用需要的核材料,你带入甘斯的条件。这是相同的。但是…它具有更大的频谱,更高的频谱和强度。用甘斯,我们有更大的频谱,但难以打开。你必须挤压它才能让它移动,打开。它很像,你知道,你有塑料袋,你往里面放很多空气,然后挤压它,然后突然爆发?对它你也需要这样做,而它会打开。然后它创造了点火,而你,会做同样的事情。我不是对那些抱怨丢了球之类的事情的人解释了这一点吗?你达到了这一点,但从未理解。阿曼已经在飞行的边缘上徘徊了很多次,他只是错过了。他就让它错过了,我什么也不说,因为,我是监视者。我已经交付,做了一个复制品。所以,现在其他团队也达到了同样的目标。你会看到当我们释放这个,这个,这个你看到的反应器,事实上,你将在下星期六,星期日看到它。我们把伊朗核反应器的录像带到了布鲁日。我感谢伊朗政府并衷心感谢它的办公室…他卓越的总统内贾德和部长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允许这个反应器从伊朗带出来。没有一个国家会这样做。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除非是一个和平的国家。你会看到它,你会看到测试反应器的全过程,测试,这些是测试反应器。你看到他们在地板上,现在你看到他们的运作。就在2009年我从伊朗回来后,我们进行的这次测试。比利时,欧洲,美国,都在观看它,这些信息不会泄露出去。每次他们看到我们接近,他们就策划下一次谋杀。他们以为自己能偷到钥匙,但从来没想过钥匙不在那里。钥匙在别的地方。这是一个可用于任何空间的完整的专利。当你进入深太空时,你会看到这种反应器非常简单。因为,这是用来创造物质的。这些物理反应器,然后,在那个条件下的物质就会被固体化。我们的科学团队将向你展示他们是如何用同样的方法制作材料的。这些研究中心由凯史基金会拥有和管理。你们谁也不给基金会捐一分钱,你们只是来获取。但是我们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开发新技术上。你们都来了,在某种程度上,你们成了夜晚的小偷,只是索取,从不做任何事来回馈,我看到很多这样的人。我不说更多,但是我想看看,你们中有多少人会通过这个点。你甚至不与别人分享。现在在奥地利有这种情况,我们在德国也见过。他们来,偷了别人的东西,现在他们在乞讨面包。但他们每周从基金会的技术中赚几万。他们甚至不给那些需要安全的德国人分享学习这种技术。如果你不分享,你其实在失去。因为你是在从整体中获取,而你不能那么做。请继续。
  瑞克:…好吧。两个磁场的相互作用,导致了至少一种引力现象的产生。我将继续:“在一个具体的反应器中。一种能量事件链是凭借一种气体的基本电离而产生的旋转磁场来触发的,如氢,然后触发一个可控的能量传递链,闪烁,传递到引入的气体的下一层,比如氦,氖,氩,氪和氙。”
  凯史:现在只是改变这些气体的质量,对于氢,氘和氚,你得到是一样的效果。你得到了场的相互作用,这是由于原子的强度大量创造的不同的条件,一个慢一个快。而这三者之间的相互作用同时给了你引力和磁力,在相同的等离子体中,在同样的甘斯能量中。但是,你们大多数人都没有遵循有些事情,而我向我们的人解释:你在你的甘斯反应器里放入甘斯,一个空球,空球。一个空的球。你总是匹配反应器,我回到所有的教学,我甚至对研究小组提到了,放一个空球进去,会发生什么?我再一次把它从你那里拿走,所以我要分享给你,让你明白。如果你能的话。我不知道我们怎样才能把这两者进行比较。…我走这条路,你知道,你刚才的照片。
  凯史:…如果你……
  瑞克:你可以在上面画画,你愿意的话,在图片上画也可以,凯史先生。我想你可以直接注释。如果你想的话。
  凯史:好吧,你换过来,我的注释,如果我们能,那就太好了。我停止分享,你打开图片。请。
  瑞克:…好吧。
  凯史:打开你的专利,因为我,我关掉了。
  瑞克:上面有一些空白的地方或者我也可以把它缩小。
  凯史:没有打开,你打开它。
  瑞克:哎呀……我以为我分享了,就一分钟。
  凯史:如果你打开它,如果你打开它,打开这个页面。
  瑞克:这是现在应该分享的吗?
  凯史:没问题,我们就这样做吧。我看不到你的。我试试,
  瑞克:我看到你在屏幕左上方标注。
  凯史:没关系。所以,所发生的是,这里的这些东西被忽略了。所以,现在你把甘斯放在这个里…是吗?所以,关于什么,我继续解释,如果你放一个球,空球在这里。你记得当我们有一个高速旋转的甘斯,它在那个球的中心创造了空洞吗?现在那个中心空洞变成了独立于物质的场,这就是你需要的。但是,其美丽之处就在这个独立于物质的场,由于你放入的甘斯的不同的变量的原因,在里面有它自己的层,流回到(与其)相同的独立场。你们那些丢了球的人,你们那些能看到场的人知道,如果你把一个场体流动推入内部的空洞,现在工作的不是甘斯,而是在这个空腔中形成的场在工作。你变得独立于物质,而没有人看到这个。而它仍然是分层的,然后你决定你想怎么飞。一切都没有改变,这里你用外面的气体,无论什么,这里,你把它变成氢甘斯,氦,氢,氚和氘。是一样的。我不能用核材料来做它,但是这些人不知道,我来自宇宙意识中创造的源头。我知道哪儿都可以做,我去做甘斯。如果你阻止我使用甘斯,我会给你展示别的东西,那么你会更加后悔。那会比甘斯简单得多,但却强大得多。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如果你看你这里的甘斯球,你把一个空球放入外层材料的中间,中心是空心的,而中心这个场体,它和外面一层一层的东西是一样的。现在把这个中心空洞换成,人的形状。现在我们看到人类的灵魂是如何飞翔的。而你有这个,它叫做人的大脑。你不需要宇宙飞船。人类需要某种小玩意来显示它,不管怎样,你拥有它。如果你们看着彼此,没有什么区别。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在所有三个层次上教导你,物质状态,甘斯状态,和人的灵魂是完全一样的。你必须理解这一点,然后你才能有效运作。这就是为什么我对那些在空间层面的动态系统方向工作的人说,把空球扔进去,他们说:“为什么要一个空球?”这就是它的作用,它变成了你的反应器,它变成了独立于物质的能量。在地球的中心有这个(空洞),同样在太阳的中心也有。离心机,离心机并不意味着仅仅是物质状态,它与甘斯和气体是一样的。等离子体也一样,但等离子体决定了它自己的场体。就像我对阿曼说的:“你丢了两个球,因为你不明白你对它做了什么。”然后,同样的事情是,当你做这个空间反应器科技时,你把氢或无论什么,氘和氚放在这里。无论你在这里做什么,你需要把另一个点,连接到另一个点,使他们有一条线连接着。否则它们就不知跑哪儿去了。它们会到处跑,直到它们找到(定位)为止。你需要这个标记点,降落点。你在这里、这里、你需要在这里降落。你在那里有一个,你需要在其他地方有降落点,你将它们连接起来,然后它们就会跟随。然候你有场体的三个层次,它给予你肉体。太空技术是如此完整,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看不到它。你们没人跟随它。宇宙飞船就在那里,但是当你有了场体流动,然而,你在想怎么去切割它?以什么角度切割它,让你得到一千瓦,一兆瓦?你可以在上面放一个卫星。这些写在专利里。更深入地,去阅读它。需要一套,一颗卫星,其余的将被切割。你在冰箱和冰柜里放了一个切割器。你创造了一个场体,当你经过的时候,你的灵魂接受了你需要的能量。你不需要吃东西。如果你不需要浪费时间,为了生活,为了生存而去做苦役。你可以去海滩。你高高兴兴地带点东西,你制作点什么。没有人能从你那里夺走。然后,所有其他的事情,由它去完成。从下周开始,如果你理解了这个,在这个上面是什么,甚至是这一页(专利)上的是什么,国界就终结了。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国家。我们没有选择。我可以飞到华盛顿市中心。如果你们中的一些人,会变得非常聪明,你可以做,你会做,很多人都会做。你将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让总统告诉你,他为什么要杀人。这是可能的。尊重出自平等,而不是出自恐惧。你们都会变得平等,没有选择。不幸的是,一切都在网上。正如我多次说过的,我们已经释放了足够的东西。他们让我自由了太长时间,写太多,教太多,太独立,能够去带来和平。而我们在这里。下周你将看到它。这是对全体的非常有力的一击。然后,它会来到这一点,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你来决定,用什么方法来做。如果人的灵魂与场体的相互作用,导致了人的肉体。你就是反应器,你之所以做不到,是受到理解的限制,而不是事实的限制。我要把它放垃圾箱里…或者把它擦掉,我们在这里。请继续。你在么?
  瑞克:是的,我只是需要找到麦克风开关。…让我继续。所以,我们用这个……一种可控的能量传递链(闪烁),传递到下一层,引入的气体,可以是氦、氖、氩、氪和氙,或所有元素周期表的其他元素,如锂、铍、钾、钙、钛、铂等。和/或,它们引入分子组合,例如蒸汽。一个有磁性的中心柱,意味着可以去开始这个过程。各种概念、应用和产品,被披露,如太空旅行和原子焊接。我有一张关于这个的图片,是反应器内部进程的图片。虽然这是专业的复杂难懂的画。我只是穿过它们这里,……手穿过。
  凯史:都是一样的。你看,只是改变那些东西,用…你叫它什么?
  瑞克:我认为,这些东西表示气体。15, 15,
  凯史:是的,不同的甘斯,是的。
  瑞克:它像输入气体的管子。但是它们可能是甘斯,你是说,而不是,
  凯史:是的你可以做。你瞧,你看这里,很有趣。因为我们想要这个,这个东西被建立起来。这个反应器是在伊朗建造的。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而最初的那个是在…在比利时建造的。如果你看,这个气体,这是最轻的,它放进去,或者是最重的,它放进去,它氢是从这里引入的。因为我把这个关了,我得到这里。你看,氢被充进那里,到这一个里面。另一种较重的气体,如果你看,通过管子到这里。这是它的管子。这就是如何,它是如何被组织起来的,有不同的气体被输入里面,在不同的层里,这样,我们可以控制它们。如果这里有氦穿过这个边界,我们可以提取它,然后加...下一个去压缩它。因为籍由压缩场体,你可以创造一个更强的场体,磁引力场。所以,我们需要添加氖,或者氩。氩是一种放射性材料。在压缩下,它产生集中。因为有了氦,然后就产生了氢。但是在这些空间里,用这个系统,你就不需要核材料了。因为利用氦…氖或氩的压缩,他们会释放一种物质,将会使氢电离成等离子体。这就是它们被使用的原因。而氢有不同的强度。你有一个氢,你有氚,或者你有氘,所以每一层都可以处理,去创建一种条件。这个……这个…如果你看看我们用的所有气体,是为了创造集中,为了把氢电离成等离子体。所以,这里我们可以决定,我们想增加哪个,因为你可以把氘,或者氚,变成你想要的,从中生成氢。这发生在大气层的上层。所以,现在你也可以这么做,你有一种…甘斯……无论什么,但是,你保持这个区域,层次分明,为你自己。所以,现在你有了这个空的空间。否则它就是相同的了。我向阿尔曼解释了这一点,当时我们正在谈论……几周前在中国。…我向他解释,这个位置,…甚至我们的工厂。有一些工厂是太空燃料的潜在来源,我们还没有披露。我们不披露它,直到时机成熟。…甚至我们生产甘斯的工厂,也是太空燃料中心。我以那种方式发展它,但是我让管理团队遵循它,但是…我把一切都告诉了阿曼。阿曼很清楚它是什么。你正在创造一种太空燃料的供应站,这样,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储存燃料。这个知识是共享的。他们不能再破坏任何事情了,再也不能了。请继续。
  瑞克:好的,我可以继续在这里滚动图表。
  凯史:我要,我要把它清理干净。我测试你的程序。
  瑞克:…获取信息是很重要的。我有个问题,凯史先生。你一直提到……空的空间和空的球。当你说空的时候,你是在说一个完全的,或多或少,完美的真空状态吗?或者那个球总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而且仍然……
  凯史:这个球产生了它自己的真空。即使有空气在它里面,它也会产生自己的真空。
  瑞克:但不会……那么比如氧的干扰呢,我们还是,我先问你这个,因为我有点困惑。我们一直在尝试制造氢的等离子体,在那个球里,或者仅仅是它的场体,在那个中心……?
  凯史:只是场体。
  瑞克:中央球,是吗?氢只是用在气体反应器里面。
  凯史:答案是,是的,它只是场体。
  瑞克:尽管用甘斯,这里仍然有氢参与。
  凯史:无所谓。这是无关紧要的。这是它的场体[听不清]
  瑞克:好的。
  凯史:当你,当你剥开它,它是…你看,这是你忘记的教学的一部分,你需要去理解。那样,它没有错误,我在做。(指注释功能)瞧,如果你还记得的话,那么……你放一个过滤器,所以深入到一种强度中。现在,当你在里面放一个空心的时候,对吗?过滤到这里。这是你是滤镜点。这一点。你没有过滤的剩下的部分,所以还在这个在球里。所以,更强的部分被你滤掉了。你明白吗?当你有一个球,即使在你看来是空的,而对我来说,整个宇宙都充塞在这里,非常、非常强大。然后你就有了下一个强度。然后你就有了下一个力量。你明白吗?
  瑞克:是的,这对我来说能领会,但是...
  凯史:是的。
  瑞克:当有其他东西干扰...
  凯史:不要物质化,物质已经被排除了。物质,甘斯的物质状态被排除了。事实上,所发生的事情是,甚至你在很多事例中会发现,在未来的时间里,这一层消失了。你打开你的附属物,“我的球哪儿去了?”因为你没有丢失你的球。这个球壁的构成,是由于甘斯和它们的场体的压力的已经把它融入能量级别,而不是物质级别原因。他们说,“我的球不在那里,我有两个球,然后消失了。但是没有穿过这个墙。”它已经转化进入等离子体状态的场体强度。你明白吗?
  瑞克:是的,是的。
  凯史:所以,但是...
  瑞克:现在,只是,复习气体反应器,就像我们在上面的示意图中看到的那样。氢在中心。如果在那个环境中有氧...
  凯史:它不能。它不能。
  瑞克:它最终会结合这个球外面的氢。
  凯史:不。它不能。它,它…离心机……它告诉你在离心机条件下,对吧?离心机有同样的真空效果。
  凯史:是吗?更重的质量会到那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用离心机,或者我们用真空机,或者两者结合。当你把两者结合起来用,是创建场体交互的条件。当你自己创造一个真空时,它只是分层。当你混合真空和…用离心机分离你,你强制这种场体互动的条件,这会给你引力和磁力。这是科学家们不理解的事情。也许你第一次明白我们为什么要用这些反应器,离心力和引力两者都有,你叫它“旋转”这是非常重要的。你可以保持这个反应器,你可以让它完全保持固态。你只需要去旋转这个。如果旋转它,就会得到1000倍的力。如果你可以旋转这个,你得到1000,1000倍的动力,没人理解这个。是这里与中心有关。在这里扮演了边界的角色。这就是为什么在所有的测试中,我多次对阿曼说,即使是在Desenzano的测试中。当你在中间这里混合的时候,当你的球上有翅膀的时候,它们在旋转,你是在更高的级别上混合。在这里,当你旋转这个,你返回的是较弱的级别。这里你得到1000倍。这里你得到的是1000倍的力量。它是完全不同的。它是一个比例,数量级的。没有人理解。我解释了这一点。如果你去看其中一次教学,我试着用辣椒来解释这个。如果你把辣椒放在一个搅拌器里搅拌,味道就会变得更浓。你可以闻到它的味道,因为你在它的中心。你试着把辣椒放进去,然后在外面旋转这个瓶子。所以当你在中间放一个搅拌器,当你利用动态场体流动建立一个场力的条件。这里,是一个…听着,1000是这样的:1000个单位,通过1000的级别让你可以去到王国再回来。现在你瞧,你创造了一个磁场流,磁场压强。这些,这些是,这些是我们必须遵守的原则。即使你得到一个自由的球,即使你得到一个自由的球,你只要在里面放一个搅拌器,然后把你的混合甘斯进去,我的上帝,这里的力量是不可想象的。在未来,在未来几周内,…正如我解释的,我和……斯坦利谈话,昨天,前天……我们正在开发,很快你就会看到,它在专利中。这些……现在如果我给你一个信封,我把一张1000欧元的支票放在它里面,给你,或者我给你一个信封,里面有1000欧元,是同一个信封,是吗?一个装纸币,一个装支票。现在,如果你理解我们刚才解释的,你需要做一个信封。你把一个人装进去。你在里面装一只猫。你在里面装一盒珠宝。不管什么,没关系。你所需要做的就是,传输这个盒子,也就是它的包封。是,信封。随着这一发展,新的传输工具将很快投入使用。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没人理解,回到教学中。我们可以通过甘斯玻璃从中国中部的乡村妇女那里运送给你,因为她做对了,你想帮她?我们可以把它送到你的村庄,直接送到你的房间。总成本:不到一美分,因为我们可以传输信封,与里面的内容无关。这是一种零时间信息传输。你需要做的就是,理解你的信封不再是方形的。你的信封是中空的。就那么简单。这对航运公司来说是最大的灾难之一。谁愿意在海面上呆24到25天?航行将是一种乐趣,不再是船运,一切都结束了。我听到,我告诉……斯坦利,昨天或前天,我们在谈话。…它是……是在互联网上发行的主要公司之一,谁想从[听不清]那里得到最好的交易,
  凯史:能再重复一遍吗?
  瑞克:亚马逊?
  凯史:从美国各州得到最好的,在那里,他们把它放入中心。天啊,这已经过时了,已经结束了。我可以在几个月内交付,……让我们一起工作。让我们从下星期六开始作为一个团队,作为一个没有国界的国家。你可以从工厂带一支铅笔到学校去交付,费用为零。因为如果你理解了我的解释以及在专利里的内容。你送的是信封。而这个信封现在没有质量条件,它保持原样。在它外,你携带。游戏已经改变了……你创造了强制成为一个国家的条件,强制成为一体,我们都变成了一体。电脑的应用花了多长时间才接管了一切,真是令人惊讶。你会惊讶于等离子技术将改变我们所有人的一切。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怎么做鞋,颜色,你喜欢的尺码。你可以每天像灰姑娘一样穿着不同的鞋子出门,走路时,每一秒都在变化。事实是,现在我们看到了,我们知道了。我们能做到。我们通过科技促进和平。但现在我打开了这道门。猫出去了,你是那只猫,不是我。你携带着这知识。我把笼子关好,让猫驯服。现在它已经驯服。我打开它,你们都出去。这不再是我了。如果你理解我的教学,你们每个人都将成为宇宙中的人。现在,种族不是一个国家,那么,那些组打击什么,打击哪里。沟通,零时间传输,全球旅行。让我们看看,没有去过北极的人,我们都可以去北极,从明天开始,如果你们有人实现的话。理解这项科技,理解它。你可以随心所欲地玩。现在我们看到,如果中心有氧,你不能,如果你有氢,是中心的等离子体,或者,除非你想创造一个能携带氧的信封。然后你反过来玩这个游戏。
  瑞克:有可能从反应器中产生水...
  凯史:天啊,你为什么这么担心水。你喂养灵魂,灵魂创造它所需要的。
  瑞克:[笑]。
  凯史:你没有在按摩,是吗?
  瑞克:好吧,我在想创造新的材料……在某些地方,在没有水地球上可能需要这样一个反应器?
  凯史:你可以做。
  瑞克:(听不清)
  凯史:你可以做。
  瑞克:但是,最终你会说,那个虚空...在中间的空洞,那是场体的重要位置。在那里,通往灵魂的关键总是存在。
  凯史:你看看这个,我们的系统,你会看到。阿曼花了很多时间开发不同的飞行系统。他毕生都在做这件事。而他更失望了,因为他没有走这条路。如果他走这条路,他四年前就飞了。但他一直在跳,因为他已经7个月大了。所以,他总是要和做某事的人在一起。如果他坐下来五分钟,看看他做了什么,他会在一秒钟内飞起来。但我并没有告诉他,而他饱受折磨。莎拉说:“你飞起来了吗?你飞了吗?”因为,它必须被很多人学会,现在是时候了。那么它就不能被关闭。人类已经准备好去进入那个阶段,因为,我们必须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人类最重要的事情是建立地球委员会。第二件最重要的事情是建立宇宙委员会。第三件最重要的事,人性被所谓的金钱紧密捆绑,我们必须创造一种币来把它和它联系起来,那样,他们才会是快乐的,那样他们才会有来自灵魂的努力去做某些事情。所以,我们证实。现在政府已经准备好了。这是没有理由的,我们只需要十天的时间就能把它做好。你会看到那是怎么回事,你会看到所有的知识都摆在桌上了。凯史基金会的高层人士将介绍他们的情况。这将震惊世界领导人,送给每一位大使,不要错过。我们预期会被关闭,我们希望被关闭,但是我们会找到另一种教学方法。或者,他们除了这个新的条件,它不能被隐藏。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今天我也以这种方式教学。是我的权利,是我智慧的权利,而我有权利免费分享,因为这是我的权利。你可以把你的几百万藏在银行里。我免费地与你们分享我的财富。耻辱。遗憾的是,没人理解。拥有更少的人分享更多。对它有更多恐惧的人,现他们在变成了它的奴隶。正如我所说的,在巴哈的著作中,保佑他的名字,他说:“我们用火来检验金子,而用金子来考验人。”而那些有很黄金的人都失败了。我们只是继续测试。你会看到新材料的发展。你将看到新系统的发展。我时刻期待着新发展的消息,我们已经在医药方面取得超乎想象的突破。这些数据正在被我们的人们收集。我在等他释放出来。如果我们得到了它,它就成为了全部理解的一部分。药物将不再对人类具有更大的力量,因为你可以自己做。所以,现在你可以把氧放在中间,因为离心机的力量,它不能停留,然后强制更重的去到外层,然后……转化就产生了。然后……你会发现……为什么水变得无关紧要,因为水会在空球外面。如果你滴一滴你的血,我解释的方式是,你放一滴血到另一个彼此的反应器里,然后是你灵魂的情感,以及灵魂将完美地决定飞船的运行。我想送一杯茶给妈妈……穿过全球到加德满都,因为这味道正是她喜欢的。现在喜欢尝到一个种新的,你的情感状态的系统就会把它带过去。她就有了你的那杯茶,而如同你坐在她旁边,把它递到她的手上。如果你理解得更多,你可以通过灵魂来传递它,她尝了尝:“哦,他给了我一杯茶。”正是我所说的,“我正在想你,电话就响了。”现在你知道怎么做了。继续。你想阅读更多吗?
  瑞克:…当然,我可以回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当然这里还有几张图片。我可以快速浏览一下,也许它会刺激一些东西,这是一个,事实上,我们昨晚讨论了磁场,你说的是,在专利中关于两个磁场的相互作用。
  凯史:这就是我所说的等离子场体流。这就是我一直在向我们的航天团队解释的。去封闭它,如果他们能把它带下来,他们就能控制它,然后你就得到了你的圆顶。在伊朗的系统中,我们用涂层过的纳米材料创造了更高的级别。当你创建纳米层时,你必须了解涂层吸收的磁场的级别。
  瑞克:那么,MF2在这里是特殊的例子吗?
  凯史:这是磁场1,磁场2。这是一个…一个……读这本书,它告诉你降低……两者之间,一个给你质量,一个给你身体。在这一点上,磁引力场强度找到平衡。它变成了表面的层。你明白吗?
  瑞克:是的,是有意义的。我想知道磁场2在哪里,是表明或者它从哪里来,是从这个中心柱产生的吗?
  凯史:这是……我们看看这里。
  瑞克:来自气态。
  凯史:不,你看,你有场流,或者你有每个方向的流动。在内部,您有两个场体。你有两个场的相互作用。在很多方面,如果你把它转换成现在的语言,1的磁场强度和2的磁场强度。这一个是这个,这个区域,例如这是F1,这个区域是F2。
  瑞克:好吧。
  凯史:当你移出去时,强度会发生变化。
  瑞克:嗯。如何定义它。
  瑞克:你可以有明确的……库仑壁垒,或多或少在这两个场体之间,它们也可以是确定的……皮肤或多或少地在它们之间,或者,或者是一个屏障,嗯?
  凯史:是的。它是,他们创造它,他们以数量级的级别一步一步地创造它,他们自己创造它。如果你看这个,都是数量级的。
  瑞克:有点像核,苹果的核……
  凯史:当你……
  瑞克:一个苹果或洋葱。
  凯史:如你所愿,是的。当在不同的数量级之间,你互动。就像从液体到固体,中间有一个界面。
  瑞克:嗯。
  凯史:是吗?所以,这个界面,因为它是动态的,现在会产生某种摩擦,它会产生引力。如果它在对立面,它们之间共同创造的引力将彼此拉到一起,所不同的是,它会产生排斥力或磁场强度。在每一层,在这个力量中,有一些重要的东西。让我告诉你这个,因为我必须向我们的团队解释。而…你会明白它是什么。它是,我的天啊!我该如何打开这个?你能看到我在这里写的这个吗?
  瑞克:是的。
  凯史:好吧。你们中很多人习惯于有趣的术语。非常有趣的术语。我可以用非常简单的方式来解释它。你做二比一比例的甘斯贴,你把它放在你的腿,你的身体上,之类的。是吗?一个。两个。两个是强者,是给予者。一个是索取者,但同时它提供了另一个所需要的。所以,这是,7.0酸碱度,这是6.9的酸碱度。因为你创造了这个比例。现在,[背景噪音]把这个增加到,3比1。你能不能关掉麦克风,背景中某人的麦克风打开了?
  瑞克:是克林特,我们试着静音。克林特,请把你的麦克风静音好吗?
  克林特:(克林特的麦克风干扰)
  瑞克:我想现在没事了,凯史先生。
  凯史:好。现在是3比1。八。6.9。对不起,是6.5。现在变成14倍。对不起。现在你在这边放比另一边多14倍的量,然后放入这一个。现在你的碱度,你的酸度变成了2。到十四。你增加了载荷的比例,进一步,比如说,“24。”你看不到黄色,黄色有问题,让我们选择紫色。你增加到24比1。现在酸度接近于零。数量级决定酸度或碱度。因为你重新定义它,它就变成了引力。而这个就变成…磁力的。你付出得越快,付出得越少,因为没有时间去处理。所以它趋于碱性。它会移动,因为它从你身上带走越来越多,它更倾向于引力或碱性,这个是酸性。现在你知道你该怎么分配反应器的负载比例了吗?然后通过场体强度的改变,你可以下降或上升。同样的质量,你不需要改变燃料。然后,在这个变化点,从酸性到碱性,你得到两个场体强度之间的摩擦力,就像一束光,你知道,当太阳光线照射到地球上,你得到这样的条件。这就是为什么当你看到宇宙飞船时,他们播放视频,然后它就会有闪光。它们是真实的,因为它在那里。只是一毫秒,它不见了。因为它们把一个反应器从碱性变成了酸性。给予和索取,你改变了流动的方向和流动的速度。然后,你通过改变了氦的质量比例,不好意思,氢或者氚,你创造提升或下降和力量。你超过光速几千倍。非常简单。交互创建一种流动而条件是相同的。光的旋转,你会看到这个。我让我们的团队来演示一下这个。然后是为了你去评估……你要记住,下周六,星期六,星期日的教学。我们不会向你展示飞行系统。我们是向你展示可以使你飞行的系统。整个目的就是让你,你们来做。我们不是在创造复制猫,你可以来复制。我们教你们开始去做,就像我们做磁引力能源装置系统,我们做健康系统那样,你,你去海边,你从大洋和海中取水,让甘斯帮你妻子治疗肺癌之类的。另一个人去河里取水,让糖尿病人改变。你明白吗?我们是引导者,我们是老师,是你要去做。我们向您展示一切,为您发展完善。别指望下周能看到飞行系统。我给你们看的是伊朗的减重,它导致飞行。当一个国家是和平的,不害怕战争和滥用它的技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看到伊朗的核反应器。国家是和平的,知识是共享的。并以伊朗琐罗亚斯德的教义的基本精神生活。有一些重要的事情,你必须理解,为什么伊朗成为魔鬼?因为恶魔坐在特拉维夫(以色列的一个城市)。必须去编造它,然后让我们看起来很糟糕。那么他们可以摧毁一切。不幸的是,我来自那个血统。即使是特拉维夫,也不是幕后主使。他们是其他人的傀儡。他们是可原谅的。我们通过这些知识强制和平,然后你必须明白,和平是如何实现的。很快,我们将看到伊朗和以色列共同坐在和平谈判桌上。不是梦想,是我的愿望。因为现在,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很多人都在使用这项新技术,穆斯林可以在特拉维夫降落,他们不计其数。除了谈论和平,没有别的选择。统一,所有一切。只有300万犹太人,而有3亿多穆斯林。马上就会有10亿人来到特拉维夫。现在你会明白的。我们别无选择,因为有犹太人在测试它,穆斯林在测试它,基督徒也在做,中国人正在这么做。所以,让我们看看谁会走出去,伸出和平之手。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一个穆斯林在特拉维夫登陆,不要复仇,要亲吻他们。否则我们就失败了。问候他们。使他们感到羞耻。还有其他问题吗?
  瑞克:谢谢你凯史先生。
  凯史:你还想继续读吗?
  瑞克: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继续。这里有几个问题,比如,“等离子场有什么形状吗?”索拉雅问:“如果是的话,它是像云彩还是像海浪?”
  凯史:这取决于你产生的强度和你施加的外部条件。等离子体-环境条件-是人身体的形状。这取决于灵魂有什么,有什么强度,有什么维度。人和狮子的灵魂是一样的。是它被释放的条件以及在大脑的内部结构中的条件,决定了人或狮子的形状。
  瑞克:那么太阳的等离子体呢?还有,它是一样的,我们看不到形状的……我们在外面才能看到太阳的形状,我们在里面,然后你会看到,很可能,它有人的形状。
  瑞克:哦,我明白了。
  凯史:我们在里面,我们不知道外面。当人走到外边,能看见场体的强度时,你可能会看到它的形状,然后你会看到真正的形状。你不会以球面形体那样看它,因为有很多参数、条件,在它上面。你,你得明白,一切都是一样的。就像我一开始说的,“地球的不同地方的条件,决定了人们的肤色和身材。或者,同样的,动物,由于环境的原因,也会有稍微的不同。因为环境条件,人内在的灵魂与环境的相互作用决定了这些变化。太阳和太阳的等离子体与银河系的环境也是如此。我们是有条件的,所以当我们向外看时,它可能看起来像一个人。它可能看起来像一只老虎——不管怎样——你会看到它的形状。我们还没有在我们现有的知识结构中看到这一点。但是如果你从其他维度去观察,你会看到一个星系的灵魂。每一个星系都有一个形状,并以这个形状存在。可以被另一个星系识别,就像我们识别另一个人一样。星系有灵魂的意象,被另一个存在所理解。
  瑞克:你之前提到过“环面”这个词,这是等离子体的整体形状吗?是……
  凯史:它是这样的方式…
  瑞克:是标准之一吗?
  凯史:就是这样,我们把一个中心和三个放在基础上,它迫使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在里面建一个隧道。因为我们需要它得到等离子体的稳定,我们需要它规定运动的方向。我们需要它做任何事情。
  瑞克:那么,也许中间的泡泡更像是一个隧道,而不是一个泡泡?
  凯史:它是,它扭转回来,因为现在你有,俄罗斯人在这个新的太空系统中使用了它。我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利用它来创造运动的。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方法。我一直喜欢俄罗斯科学家的工作方式。他们总是看到事情的本来面目。如果你把它交给中国科学家,他们就能理解运动的平衡,他们能把事情完成。但它是,它是一种距离和场力的条件。遵守层之间的相互关系。另外还有2个或3个或4个反应器。如果你相对于另一个反应器,移动一个基础反应器1毫米,或者2毫米,你会得到不同的效果。你得到一个跛脚的反应器,你得到一种颠簸的运动。一切都必须精确,然后,你不需要马达。目前,“太空中心”所做的测试——我称之为……三个是没有马达的反应器——三个。他们不需要。但是流场很强,他们需要打破它,然后,等离子体相互推动彼此的运动。在星期六,下星期,嗯,我们要去那个方向。我们将如此自由地打开,我们将促进升力,我们将促成肉体维度的创造。它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你有三种不同的燃料。三种不同燃料的相互作用,创造三维层次,就像人的皮肤一样,促成肉体的显化。或者在人眼的水平看到肉体的幻像。而它的美妙之处在于,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它是由我们的人们承载的,…它迫使其他实体不能进入,不管他们有多大的力量,因为你创造了一个中心点,与屏障是一样的。这只是你如何创造场体阻力的问题,也就是你允许事物通过的极限。那些创造了氢、氘和氚元素的人,请将它制作成视频,清晰地展示出来,我们可以在教学中使用它。人们需要知道如何制造燃料,而它不仅仅只有一种方法来做它。有些人不会制造氦、氢或氚,你这么叫它,只是因为你这么认为。我们看着它,我们允许它,让别人来测试它。我们必须展示如何制造燃料,我们必须展示如何制造这种材料。我们必须展示如何制造药物,我们必须展示如何制造能量。我们必须展示我们如何提升以及创造物质条件的可能性。你必须意识到一些非常简单的事情,如果我们能告诉你这件事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这是在凯史基金会的实验室里做的。所以,它也应该很容易用来制造宇宙飞船。我不明白你怎么看不出来。那些研究中心的人,有这个材料,他们应该能看到一些东西。他们太忙于玩耍。我让四个孩子在一个中心玩,他们做他们喜欢的事。但是他们他们玩得很开心。如果你能从新鲜空气中创造出物质来,所以,你应该明白如何使你的太空反应器……创造物质条件,但要让它稳定,形成形状。下周你会看到所有这些。这不再是一个梦,这不是某些将来才去做的事。他们做了很多材料,你会看到的。所以,当我们说,“环面形状的磁场应该会导致肉体的产生。”凯史基金会的研究工作已经实现了。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来——这是好的。因为你需要知识的扩展。而他们是负责任的。我们有一个小组负责其他部分。我把凯史基金会的所有资金都用于支持,带领人类到达这个位置。我们仍然做工厂,我们仍然要做,去养活人民。我们仍然创造-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不能一次性地改变一切。但是我们必须去适应我们创造的和平环境--一个国家的状态,那会导致人的灵魂的提升以及新的发明。习主席阁下,已经开设了一个中心。就在北京那边。它的叫做:“千年科学中心。”200平方公里的纯科学村。最后一千年。我们致力于这个中心的发展。而凯史基金会将积极参与,阁下的愿望。无限的资金去促使人类发展成为一个和平的国家,通过一个和平的人。你很快就会听到这个消息。我们很积极,我们接受了这个职位。它是巨大的200平方(千)米,只为了开发新技术,为在下一个一千年去促使人类和平,这正是习主席的愿望。平等分享,一带一路,一个国家,一个星球。我去休息,与那些和平的人一起。不是那些好战分子。每一种努力会去看到这一千——你管它叫什么?“科学中心”去发展,我去过那里,给我看过,我们致力于它。所有这些知识都将汇集到那里。你会,我们会见证它的。我们,我们不说磁引力场中心会...…是那里,那里有风。你必须了解,凯史基金会另一边的研究团队,已经用不同形状的风来创造事物。所以现在,他们必须向别人学习,但不能干涉。因为,否则我们就失去了研究的独立性。在深圳的团队里,有很多人,他们设法去干扰天气。他们有这个系统,我要求他们,我想下周做展示。深圳的新团队将会参与其中,这是一个人的工作。这位美丽的中国人是凯史基金会中心的一员。他们会带来他们的技术,他们会展示它,即使他们不能公开展示它,他们也会展示给首长看。每一个国家,每一种文化都会是这两天的教学和发展的一部分,我们走到一起,平等地分享。为了确保和平的到来,我已经用手提箱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在许多方面,我要感谢凯若琳,没有她是不可能的。她是世界上最有耐心的女人之一,容忍一个男人像我这样一生致力于和平,她把生命奉献给了和平。她是一个宝石。我感谢她所做的一切。凯史基金会的女性中没有多少人会容忍,过着像我这样的生活,去创造和平的基础。但是,她做到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瑞克:是聊天栏中的一个问题……看看它是如何到这里的,鲍里斯问:“我们可以用氨基酸来创造这种连接吗?”
  凯史:你为什么要把它和氨基酸联系起来?你为什么不利用你的灵魂,它没有氨基酸,然后,你可以喂养氨基酸。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和士兵一起工作,就在你手里有将军的时候?别忘了下周不是惊喜的一周,是以正确的方式传递科学。然后我们会看到变化。继续。我们已经到了三个小时了吗?是吗。
  瑞克:实际上,是的。我要不要把专利照片放完?你们可以看一下,然后再结束?还是你现在就想结束,凯史先生?
  凯史:是的。继续,继续,然后我们走。我得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瑞克:好吧。
  凯史:去吧。
  瑞克:好的,让我在这里再讲一遍,我们把它讲完。我建议人们现在可以看看专利,这里有一个链接,我们可以在聊天栏这里输入内容。来自凯史基金会的每一项专利。我们看最后一个。是的,现在应该显示出来了。我在这里再次平移它以显示磁场,这是一种有关这里的互动的不同的观察点。显示了反应器的另一个循环,显示分层效果和场体的交互。
  瑞克:寻找等离子……
  凯史:你看……如果你看...
  凯史:如果你看看它的大部分。我们……那是什么,是……如果你把这些东西这都看作是场体的相互作用。场体相互作用创造的条件。第二层的条件。如果你现在看看这个设计,……如果你看这个,我就这么做。我,我还能写吗?不,我又回到这条路径来了。如果你看这个,又是两个核。如果你看它的中间,它会是另一个核。如果你回到,我们做的,能量反应器...在这个条件下,我们创造它,场体在这里,处于一种等离子状态,而你有等离子状态下的场体在这里。但是,这些在等离子状态的场体会交叉。它们会在这里占据位置。不同的强度,因为质量比不同。在这些事情中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是……如果你看看这里是什么,现在你明白了………整体。是这个,哦,我无法摆脱这个,好了。我的橡皮檫不工作。好了,现在它可以了。…你还记得我刚才给你看的吗?14比1。你还记得吗?看看这个,看看这个。这个体积和这个体积的比值。如果是14比1,你就有一样的效果。这里也保持着同样的东西。你要记住,在科学测量的世界里,这里的体积差是数量级的差别。你们中理解的人。是非常大的数量级,因为π保持不变。别忘了,我们说的不是面积,而是体积。是完全不同的。与这个,随着体积的增大,你会向数量级移动,这就是我们太空技术所需要的。因为你是,以二维的方式去看的,你不是在看三维。一厘米大,差别很大。两厘米大对中心有很大的不同。当你在这里创建一个等离子体,当它向内部加压时,其级别是不同的。因为现在,与创造的级别是相同的。这些事情……当这个专利被写出来的时候,你会看到的。这些都是重要的事情,你明白吗?你仍然遵循同样的东西,没有任何改变。如果你使用甘斯或气体或等离子体,或者是宇宙场体的数量级。没有人知道宇宙场体,如果我教你们关于宇宙场体。你们都会说,我们为什么教这么长时间,浪费我们的时间。就像我的,我的小男孩说:“爸爸,你让我走路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本来我可以玩电脑游戏。”你甚至没有,你甚至不了解宇宙的场体强度,方向和维度。这些东西都不是用来玩的。不要忘记。我之前让你们去读,[七个山谷],由巴哈欧拉写的。你甚至还没有进入第一个山谷,每个山谷都有自己的强度和生命的维度。这只是让你进入像进入山谷一样。去理解。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去教以理解更多。这个数量级是一样的,这里,如果你把它看作是碱性的,而这是酸性的。而通过改变这里或这里的氢的量,我就决定了碱度或酸度。碱性给了你什么?……酸给你什么?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把一个转移到另一个。不要忘记我说过的,“一个氢原子就可以填满整个环境。”但当它被填满时,它也得到酸性或碱性。因为它从内部释放更多的能量来覆盖整体,所以强度更高,显化它自己。是类似于剥香蕉。它是对这项知识的整体的理解。还有其他问题吗?
  瑞克:好吧,我不想再让你呆在这里了,凯史先生,如果你有一个会议,你需要去那里。
  凯史:我会……如果有问题的话,我还有10分钟。如何我得走了。
  瑞克:好吧,德美特里问,“所以如果一个反应器消失了,它是数量级的结果吗?”
  凯史:是的,它还在那里,只是你看不到它,也不认为它已经消失了。
  瑞克:如果我们逆转数量级,它会回来吗?
  凯史:早上好:)现在你变成了魔术师,上一秒你还看到它,下一秒就没有了。我认识那个在背后骂我的家伙,但这是你的问题,阿曼,不是我的。你早该明白的。
  阿曼:你让我忙了很久。
  瑞克:(笑)
  凯史:其他孩子还没准备好。
  阿曼:我不会……
  凯史:其他人没准备好,你太快了。
  阿曼:没关系。
  凯史:如果,如果你爱孩子们,你必须等他们围着桌子转,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吃饭,现在他们在桌子周围。
  阿曼:我明白。
  凯史:不客气,我太爱你了[听不清]
  瑞克:好吧,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笔记,总结今天的内容?
  凯史:非常感谢。
  瑞克:是的,还有一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问,等等。
  凯史:有什么问题吗?
  瑞克:我试试,一个叫雅斯敏的人说:“当你说,阿曼不能,不能找到一个有效的模型。”意思是我们都……
  凯史:他做到了。他做到了。只是他不能让它按他想要的方式移动。因为其他人还没有准备好。
  瑞克:没错,他接着说“我们所有的人性都没有在飞行的道路或位置上。”这是否意味着,现在所有的人性,或者把自己置身于创造宇宙飞船的道路或振动中?
  凯史:是的。因为我们变成了大多数。
  瑞克:所以…
  凯史:通过给予,我们已经得到足够的,
  凯史:是的,是,现在是乐趣,不是牺牲。而这是一种理解的乐趣,而且确实存在,我们只需要点燃一根蜡烛,而这个蜡烛去点燃其他的蜡烛。
  瑞克:他说……
  凯史:当你去教堂的时候,有成百上千的蜡烛,你用一个来点亮所有的东西,而不是点燃所有的东西。我们准备好了吗,但这需要时间,因为,你必须明白下周之后会出现两个位置。当我们开始教授太空技术时,政府要么加入我们,要么反对我们。或者那些已经建立起这个样品的人会反对我们。这个反对不会持续太久,因为,这个知识的力量会强制这个条件。大部分的条件变化来自,因为所有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都有一个很大的弱点,他们的身体会生病,他们生病了。他们,就像我之前写的,这个人会接受这种技术,不是因为它的美丽,而是因为我们要面对的恐惧。你会毁灭很多东西,是源于他们自己有被毁灭的恐惧,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人,我们都会生病。不管怎样,或者我们有某人,我们喜欢做妻子、情妇或孩子,当它来到他们的生命中,我们接受,我们服从更高强度的命令。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而…我们还没准备好,我们…基金会里有很多人,他们看到的东西稍有不同,或者带来了不同的灵魂。变化,……人的贪婪使人盲目。在你所说的我们的结构中,“许多人已经失去了贪婪。因为现在的贪婪是如何分享更多,而不是如何获得更多。”这是对过去的完全的改变。我们将会看到。我们在那里,或者下周。我们在这里,星期四,星期六,晚上10点。请世界各国领导人和所有人都来看看,在过去的10到15年里收集的。然后,我们从最令人震惊的地方开始,去得到充分的关注,那就是阿曼的展示。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然后大家都会注意到。我们有一张来自他的特别的照片要展示。在黑色中,它很适合他。但是,……在很多方面…我们准备改变,但是,我们准备作为一个……整体,这是最大的问题。大多数人要准备好改变,而基金会周围的人已经足够去改变这种平衡了。我们是全球性的。中国人,美国人,南美人。我们看到来自拉丁美洲国家的医学之美。你会惊奇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你会看到来自中欧材料科学的发展之美。我们会看到场体平衡的整体理解的状态,这已经改变了中国的天气。然后,我们将看到阿拉伯国家和非洲人带来放在桌面上的,这是人类的统一,返回到源头。一切都完成了,我们会看到的。当你看到的时候,它是美丽的,两个来自非洲的非洲人,将改变食品供应的方向。他们一起工作,他们共同推进,你会看到。它是一种美妙的方式,它的到来,而这是计划好的道路。这不仅仅是偶然,因为去联合,我们需要把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摆到桌面上来。非常感谢。如果你能用,丽莎制作的这个视频,作为结束,我会很高兴...因为你听的越多你就越明白,我们为这次飞行做了多少准备,在4月14日,有多少人得到自由的应许,我们承诺了,很长一段时间。我要告诉以色列总理,“成为和平的旗帜,否则你将被旗帜指向和平,感谢伊斯兰世界的爱和关怀。”世界将变得和平。非常感谢。
  瑞克:谢谢,谢谢你,凯史先生。美好的教学再次来到这里,今天是人类伟大的一天,当我们从这里前进的时候,期待下周的两次活动。我只是在聊天中添加了一个链接,我也可以在直播中这样做,…关于,如果有人想…翻译一下………[莫战宇宙飞船蓝图日]文件…海报。然后你可以发送你的…翻译到……地址在聊天中,这是subtitles@kfssi.org好吧……我想我们今天就要结束了。谢谢大家参加2018年4月5日举行的第218届知识探索者研讨会。我认为……你准备好了吗…丽莎?
  弗林特:是的。
  瑞克:好的,谢谢你。[播放音乐]
  由Amara.org社区提供字幕

本站信息均由互联网收集,供免费学习交流。